李念祖世代正义的虚拟正义、本质不正义!

年金变革,撕裂族群,军公教族群退休金大幅缩水,朱暖英吁台中市政府,帮退休军公教提集体年金行政诉讼案。(黄国峰摄)
年金变革,撕裂族群,军公教族群退休金大幅缩水,朱暖英吁台中市政府,帮退休军公教提集体年金行政诉讼案。

年金变革的制度,随着来自立法、司法及监察3个部门发起合宪性质疑,惹起的争辩方兴未艾。其中,「世代正义」是个经常遭到关注的议题。什么是世代正义?所谓的世代正义,终究是正义还是不正义?其实应该遭到检验。

普通的印象是,年金变革前的制度,使得退休人员享用的退休金可能优于现职人员的现行收入,将会构成退抚基金无法承当,须由国库支应,就是上一代人在用下一代的钱,所以应该变革,以完成世代正义。

这样的说法,有没有道理呢?很有一些问题。

首先,世代,不是准确的概念,而是想像中的画分。每天都有新人进入政府,政府随时皆是由各种年龄层的人员所组成,年资起点及长短各异,很难截然辨别为不同的世代。谁都是这一代,谁都有上一代,谁也都将会成为上一代。每个年龄的上一代人,都是不同的汇合。而且,7年9班与8年1班年龄接近的水平,远远超越7年9班与7年1班。法律若将7年1班与7年9班划归成一代,将8年1班划成另一代,说7年9班是8年1班的上一代,全然武断而无道理。更何况7年1班的退休金,可能也有6年9班的支付。所谓世代正义,是个思想误区,法律上也缺乏明白界定,据之操作必有严重盲点的虚拟概念。

任何退休金或年金制度,实质上必然打算由明天的收入支应今天承诺的支出,同时必然运用今天的收入支应昨天承诺的支出。假如这就是世代剥削,违背世代正义,一切的年金制度都会违背世代正义,一切的年金制度都不应该存在,也不可能存在。

明天的收入有几,常常只是一定精确的预测;昨天的支应承诺,却是今天的明白法律义务。曾在昨天支应了前天的承诺的人,今天若是由于政府拿着预测明天的收入可能缺乏作为理由,不能享用经由法律承诺支应的权益,这样叫作正义吗?明天的正义还没有到来,今天的不正义曾经发作。其所构成的构成两头挤压,也就是两头落空,这不但不是正义,而且制造双重的不正义!

关于明天的预测,与昨天的承诺,不用有、也不该有比拟关系。用明天的收入预测改动昨天的支应承诺,是不当的连结,否则今天政府立法为公职人员调薪,不也伤害再下一代的世代正义?

一定要说昨天承诺的数字乃是基于明天的预测而来,做预测的也是政府,不是取得法律承诺的人;不管预测能否正确,该为预测成败担任的是政府,不是承受法律承诺的人。

真要以为,明天的薪水不应该比支应昨天的数字更低,那就该用昨天的数字作为明天薪水的楼地板,而不该用今天的薪水作为支付昨天承诺的天花版。下一代合理的等待,应该是明天的薪水会比昨天高,人生再努力、明天会更好的一种动力。

公职人员的薪水与退休金,是由政府的立法决议的,今天如此,昨天也一样。政府假如能够随时随地立法设定新的天花板,用今天的薪水决议去改动昨天的退休金,等于政府只需立法调低今天的薪水,就能够调低昨天的退休金。这不是世代的正义,而是世代的不正义。

以为所谓的「世代正义」是能够用今天的薪水来调低昨天承诺的退休金,此例一开,就会必定明天的世代也能够用明天的薪水,调低今天承诺的退休金。政府写入法律的承诺能够任由政府动用修法裁量不认帐,司法能说这是宪法允许的正义?

所谓「世代正义」的背后,其实是法律说话不算数。为了俭省开支,政府能够修法改动既有的退休金支付承诺,牺牲政府的法律信誉,其实所省者小,所失者大,由于金钱有价,法律的信誉无价。世代正义是虚拟的正义;法律说话不算数,则是本质的不正义。要用本质的不正义换取虚拟的正义,那是缘木求鱼,不正义是换不到正义的。假如连法律承诺的退休金也不算数,谁还愿意参加这样的政府呢?

台湾的正义,可以如此低价吗?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